〝這好像叫做計畫〞♥
★近期計畫來見面♥ ○要開始囉,請入座● 《一》◎淨雪不變的約定◎自創文連載vol.8生文中 《二》課業跟網業(?盡量兼顧=ˇ= 《三》2011、●漫博○8/14、超熱血好好玩(?☆ 《四》至少每週or月一張畫練畫技˙v< ★以上、報告完畢〞

vol.6

-------------- 

「唔...。」我睜開眼睛,早上耀眼的陽光射進房間有些刺眼,起身發現身旁的那個人已經不在,於是我下床尋找他的身影,是去吃早餐了嗎....?

   稍微打理一下自己,我走出房間遇到了瑠衣:「姐姐,早安。」我望了望她,也回答:「早啊...可杰呢?一早起來發現他不在房間裡面。」我很怕瑠衣誤會的說出"房間"這兩個字。

  「啊,可杰哥哥嗎?他有事先回家了,好像是因為向傑打來的電話吧。」瑠衣擺明就是什麼都知道....。

  「什麼電話?怎麼了。」我直接問重點。

  「就是、那個...鬱香夫人的憂鬱症又發作了,所以可杰哥哥擔心她得回家,向傑也很害怕。」鬱香?好熟悉的名字,剛起床果然腦筋有點遲鈍,她不是可杰跟向傑的母親嗎....。

  「憂鬱症?鬱香夫人有憂鬱症?」我有點被瑠衣的話嚇到,沒想到鬱香夫人患有憂鬱症...?可杰怎麼從來都沒提過半次...說了他心裡會不會比較好過...他是用什麼心情承受著的呢....。

  「摁,很常發作的樣子。」瑠衣語重心長的說著,看起來她也很擔心向傑...。

  「噢...我知道了。」當下也不知道該回什麼會比較好,一整天可杰都沒有一封簡訊或一通電話,我擔心了一整天,直到深夜都還想著。

  隔天一早到了學校:「潮舞,早。」遙跟凌夜微笑看著我坐下。

  「早安。」說完我看看旁邊的位子,包包已經在了,但是人不在。上課鈴聲也跟著響起。

  「上課了,各位同學快點進教室,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」什麼重要的事啊...?我怎麼不知道。

   老師不等大家討論到底是什麼事,直接開口:「這個學期我們二年A班有一位轉學生,外面那位同學請進來吧。」

 我沒有抬頭,不過怎麼聽到一堆男生嘰嘰喳喳?反應怪怪的。這時台上的人開始自我介紹:「大家好,我是白宮織香。」可杰怎麼站在那女的旁邊?

  「潮舞,妳知道她是誰嗎?」遙小聲問我。

  「白宮集團的女兒吧。」我會冷淡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回答遙,而是我看到可杰在上面跟那女生站在一起我心裡就很不高興。

  「那白宮同學你就坐在可杰的斜後方那裡吧,還有一個空位,可杰你帶她過去。」老師親切的看著那個女生。

  「是,謝謝老師。」那個女生微笑,根本不是在對老師微笑好嗎?是在對台下的男生跟....可杰...可杰微笑!?....。

 可杰把她帶到我們兩個併桌的斜後方那個位子,她旁邊坐的是今天我無法跟他四目相對的夏。突然可杰坐下給我一張紙條,我接過打開來看,上面寫著:「潮舞:對不起,那天在妳家凌晨就離開了,我是為了家裡的事,昨天也因為太忙就忘了發簡訊或打電話給妳,下次我一定會補償妳的。」

   我拿出筆在上面寫了幾句話,把它還給可杰:「沒關係...你在這裡就好,昨天我很擔心你,現在你沒事就好,好好休息。BY潮舞:D」

   可杰看著我笑笑,把紙條收回包包,上課的時候我一直往他那邊看,老師排這個位子是故意要讓我分心嗎...,不過我往後面一看,看到那個女生我自然就不舒服,到底是怎麼了...。

  下課鐘聲響起,一堆男生圍到"她"旁邊問一大堆有的沒的,根本就是在搭訕。我看到就直接轉頭走人,卻有個聲音說:「不好意思..璃宮同學,請等一等。」我停下腳步,這種甜甜的聲音應該就是那女的吧?

  「有事嗎?」我冷冷回她,實在很不想跟她說話。

  「啊、妳會忙的話那就算了吧、嘛、反正也不是太重要的事。」又啊又嘛的...,做出一副委屈樣做什麼啊....直接說重點不就好了?哪來那麼多裝可愛的語助詞。

  「那下次再說。」我直接快步走出教室。聽到有男生說我怎麼對轉學生那麼不熱絡等等的,唉,隨便他們了吧。

  「潮舞。」凌夜叫住我。

  「怎麼了?」我回頭。

  「妳跟我來一下。」說完凌夜直接把我拉到*會辦。(註*:學生會辦公室)

 走到會辦,凌夜把人全部請出去,只剩下我和她,這時她開口了:「潮舞,妳知道剛剛轉來的那個人是誰嗎?」凌夜臉色凝重,看起來好像是很重要的事。

  「白宮集團的長女吧。」我回應。

  「除了這個妳還了解她什麼?」她繼續問。

  「愛裝可愛的假柔弱女。」我嘟嘴生氣的說。

  「哎呀不是這個啦,妳家人沒提過嗎?」

 家人提過?她是誰啊?我們家跟她家熟?我才不信:「沒有耶,怎麼了嗎?」凌夜臉都快垮下來了,很少看到她這樣呢。

  「那我來告訴妳,注意聽。」我微微點頭,於是開始我所不知道這一切的揭密。凌夜倚著窗檯開始說。

  「白宮織香,十七歲,家裡為衣服品牌白宮集團,現在看起來一切都正常,接下來就是妳所不知道的了。在她快滿三歲的時候發生了一場紙廠大火,當時的白宮集團是造紙業,雖然也很興隆,不過因為那把火延燒到了織香的爺爺家,她的爺爺是白宮家第一代創辦人,連同創辦人和他的夫人一起葬身於那把火,造紙廠也全毀,於是股價慘跌,企業就只好宣布關閉。現在的衣服品牌是她爸爸努力經營起來的新產業。」

  「大火?那跟我有關嗎?」我問。

  「繼續聽妳就知道了。那時,希宮家和白宮家有個約定,那是可杰和織香的爺爺定的,因為兩人的感情非常好的緣故。約定是要讓彼此的孫子和孫女結婚,時間是滿十八歲以後,不論如何一定要履行承諾。但是白宮家的創辦人過世後,希宮家,也就是可杰的爺爺在織香和可杰三歲的時候毀約了,因為他擔心可杰要是和她結婚的話白宮家會一直依賴希宮家過生活,雖然白宮家極力反對,不過希宮家還是執意毀約。」

  「所以說,原本可杰命中註定要跟那女的結婚!?」我驚訝的問。

  「沒錯,潮舞,所以那女的根本是要來大鬧一場的,妳和可杰的感情已經很不錯了,我可不希望他被那女生搶走看到妳難過,我也還猜不太到她到底想來幹嘛,只知道一定有意圖,不然從原本的學院突然轉學做什麼?妳也要小心提防她。我會幫助妳。」

  「我懂了,謝謝妳,凌夜。」我笑容滿面的和凌夜道謝,原來那個白宮織香在以前就要和可杰結婚...?唔...心裡好不是滋味,我不會輸給那個女生的...什麼...我怎麼了?會不想輸給她....。

  「妳懂就好,我會一直幫助妳,有問題就來問我或打電話給我吧。」

  「摁!」我跟凌夜走出會辦,到了教室開門,她還是被緊緊...咦?怎麼沒有..?這副光景是...她....她坐在我位子上....跟....可杰..說..話....!?

 我有點生氣走過去說:「呃...不好意思請讓開。」說完看那女的假裝沒聽到我整個有點火大....。

  「白宮同學,請起來好嗎?這是我的位子。」我又開口說了一次,感覺有點蠢,我不喜歡被無視。

  「哎呀!這是璃宮同學的位子啊~我不知道就直接坐下了耶,拜託妳不要生我的氣、我好冒失唷,真對不起。」她說完"真對不起"還吐了吐舌頭輕敲自己的頭,我快瘋了...她是生了什麼病還真嚴重欸。

  「噢。」我直接坐下,她就和那一群"護花使者"一起走回她的位子去了。

  又聽到上課鐘了,怎麼這麼快?這節是我不喜歡的體育課,好像要測個人長跑1000m?我真的對運動完全沒輒,就算一年測四次還是讓我覺得很痛苦。

  「準備!二年A班同學請預備起跑!嗶─ GO!」一聲長長的哨聲劃過天際,於是我們全班起跑,我跑著跑著,感覺自己屬於班上的中後段部分,想衝的前面一點但又覺得身體快不行了。就在我瀕臨崩潰的時刻,看到一個人在我前面跌坐在地上,我不小心輕踢到她一下,那個人是....白宮織香。

  「嗚哇!!....好痛...我的腳.....。」她哭了,果然。

  「妳還好吧?」我也蹲下來關心她,不過我正把手放到她腳踝上檢查有沒有斷裂情形,她卻把我的手用力撥開。

  「白宮同學!妳能站起來嗎?」體育老師問。這時可杰也跑過來。

  「不行...好痛!!!!」她大叫的分貝真是有夠高。

  「希宮同學,你背她去保健室吧,你跑完了不是嗎?」

  「是,老師。」可杰一把把她背到肩上往保健室的方向走,我看了差點昏過去...,遙也跟過去,但凌夜陪我站在樹下休息。

  突然,遙跑過來說:「潮舞,老師請妳過去。」我愣了一下回遙說:「摁。」什麼事情?老師找我要作什麼啊...。在疑惑中我走到了保健室,老師看到我就走出來把我帶到一旁開口問。

  「璃宮同學,妳是不是絆了白宮同學一腳才讓她跌倒的?請妳誠實回答我。」老師認真的看著我,眼神彷彿訴說著我不可能做這種事。

  「我沒有絆到任何人,老師。」我堅定的說著。

  「那為什麼白宮同學說妳故意絆到她才讓她跌倒扭到腳的?她說的是假的嗎?」

  「老師,我不知道她是怎麼跌倒的,我跑在她後面,就看到她跌坐下來了。」我實在不知道那個女生要耍什麼花招,什麼?我絆到她?真是太不可理喻了。

  「有沒有證人?」老師問我。

  「老師,我就是證人。」可杰跑過來說。

  「請確實說出你看到的,希宮同學。」

  「我看到潮..璃宮同學跑在白宮同學後面,結果白宮同學自己跌坐下來,璃宮同學趕緊蹲下幫她檢查腳踝,不過白宮同學自己用手大力的撥開璃宮同學的手。」可杰還說到撥開我的手這段啊...好想謝謝他。

  「好,我知道了,你們兩個先回去幫我管一下班上讓他們回教室休息。不要太吵,現在是上課時間。」老師拍拍我的肩膀後又走進保健室。

  「是。」我和可杰把人帶回班上,兩個人坐下來看書,可杰怎麼又在寫紙條?傳給誰的啊...。看他一副認真快速寫了一行又一行,應該不會是傳給我的吧....。

---------------

漓覺得這篇比較短=ˇ=((偷懶(踹

不過這個白宮織香好討厭好討厭-.-(自己寫的還說

未來會有驚人發展~☆

下篇敬請期待~去買夢夢摟XDDD(喂

BYE♥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member漓〃☆ 的頭像
Remember漓〃☆

*ˇ漓漓的隨手創作幻想中〞☆

Remember漓〃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美娜
  • 白宮織香的出現,潮舞就變成灰姑娘了
    咦!?好像是這樣(被某漓打飛~~
    可杰有讀心術或千里眼嗎?
    潮舞心裏在想什麼他都知道。
    嗯…有可能是漓打電話偷偷跟可杰說的XDD
  • 我不會讓潮舞太可憐的~(雖然還蠻可憐的(?(自己看了都不忍心
    漓有打過幾次電話給可杰啦... xDDD
    但真正的事實還是在於可杰跟潮舞從小就認識了嘛-ˇ-
    可杰也很注意潮舞的一舉一動(*間諜(誤
    後面還會慢慢訴說織香的故事~敬請期待摟☆

    Remember漓〃☆ 於 2011/08/26 22:38 回覆

  • ☆腐★夜☆
  • 那個姓白宮的心機好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    舞舞<?>太可憐了QAQQQ
  • 小夜~~(奔撲(?
    舞舞XDDDD差很大=ˇ=
    白宮本來就...(踹<你作者欸!

    Remember漓〃☆ 於 2011/09/15 21:20 回覆

  • ov7x45i62
  • ☆獨☉一無~二世-~界﹂上☉唯◎一﹎催☉眠催~情`藥○品﹂

    577uP.coM